当前位置:主页 > 物联网 > ***中心研究员朱幼平:严监管之下区块链

物联网:***中心研究员朱幼平:严监管之下区块链
作者:公文翰  发布日期:2018-08-30   浏览:166

继94后,不久前824监管风暴再度来袭。如此,区块链如何发展,这是行业里大家十分关注的标题。我们说,不要踩政

  继94后,不久前824监管风暴再度来袭。如此,区块链如何发展,这是行业里大家十分关注的标题。我们说,不要踩政策红线,那么,哪些是政策红线?应该怎样看待这次的严监管?严监管后,区块链如何发展?

  从94到824,政策红线在哪里?

  2017年9月4日,我国七部委出台禁令,已明确艾西欧属非法;2018年8月24日,我国五部委进一步追加《关于防备以“虚拟货币”“区块链”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》。

  这里有几个罪名: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、集资诈骗罪、组织领导传销罪、诈骗罪、洗钱罪等,这些都是不能踩的政策红线。

  非法集资不是一个罪名,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、集资诈骗罪等多个罪名的统称,规范性法律文件中直接用“非法集资”这四个字代指具有非法集合资金属性的数个罪名。传销也不是犯法,但组织领导传销就构成刑法第224条之一,属于犯法行为。诈骗,通常指的是刑法第266条诈骗罪,也可能构成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。洗钱罪是刑法第191条规定的。

  通过通证到艾西欧到上所的加密币,定性就是非法集资,这套逻辑行不通了。项目没有实际内容的空气币固然不行;有实际内容的项目币,也是不成的。总之一句话,一刀切,区块链项目只要是融资,都是有标题的。

  之前,很多项目让用户用比特币等加密币,购置项目方发的币,众所周知,这属于变相非法集资,早就不能做了。

  94禁令后,诸多企业纷纷出走东南亚,其中以日本、新加坡等国家为主。项目方发币给“私募”的机构或个人,再由这些机构或个人进行分销(可懂得为批发商和二级代理商的关系),终极,币还是要卖给C端散户。这套逻辑假如在境外循环中国的政策固然管不着。只要进境,只要客户(C端散户)在境内,都属于非法。其中的项目方、私募方、代理方,都是有标题的。这些人不进境,并不代表没有标题,只是没措施办你而已。以前的事能宽容,现在都再三告诫了,躲过往算走运的。

  824比94更严的是,区块链项目融资固然踩了红线,组织者、领导者、代投者,还有“讲师”都构成犯法;为项目供给微信等平台、支付等服务、宣传等媒介、会议等场所,也是有标题的。

  特别需要提醒的是,在微信群和会议上给币圈讲课,是一件法律风险宏大的事,助纣为虐。请专家们检点自己的言行。

  当然,韭菜们是受害者,是没有罪的。

  偷摸炒币和挖矿的,是灰色地带。你做,政策不会管你;但出标题,法律也不会保护你。偷电挖矿肯定非法。做发币交易通道也被堵死了。

  严监管总体来讲对行业健康发展有利

  824更严政策出台固然有“政策惯性”成分,由于P2P都严厉打击了,,空气币等咋能放过?但是,我们不能就此以为政策是走过场,一阵风就过往了。业内人士不要有侥幸心理。

  严监管对行业健康发展总体来说利大于弊,从长远看,对行业发展有利。我们也十分痛恨“空气币”。区块链行业跟别的新兴行业还不一样,有先天的缺憾,德不配位严重。这样,行业自律不够,就需要严监管。

  只有杜尽了空气币,进一步说只有杜尽了心中走捷径融资的贪念,大家才把心思用到真正的区块链技巧和应用创新上,区块链行业才能真正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。

  治理学上讲上锁理论。屋子上锁固然是防君子不防小人。但假如屋子不上所,君子也以为屋子主任不在乎也进屋拿东西,君子也成了小人了。世界上的法律、规矩、合同等,大多也是这个理。

  我们主张为保护创新而分类监管,反对“脏水和孩子一起泼掉”。国家应该积极寻找区分良币和劣币的方法,而不是一棍子打死。但请留意的是,政策是政策,主张是主张。主张没被采纳前,我们不能由于持有这样的主张而逆政策而行。我们必需要遵守政策,不踩红线。

  更多的是,我们不能对区块链丧失信心。我们说,区块链是技巧革命,更是认知革命。区块链升级经济系统,解决社会痛点,这个逻辑是说的通的。区块链已经在各个领域里发挥作用。时间会证实一切。再过十年,假如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区块链,就跟现在大家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一样,你肯定是OUT了。

  行业怎么办?

  824政策说打着区块链名义非法集资,逻辑重音在非法集资上。区块链技巧及应用是没标题的,我国从来都是力挺的,关键是不能搞非法集资。

***中心研究员朱幼平:严监管之下区块链

AI智能 大数据 物联网 新科技 城市资讯
Copyright © 2012-2018 版权所有  亚洲城娱乐_亚洲城国际娱乐_ca88亚洲城游戏官网 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1 | 网站地图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