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城市资讯 > 谁来保护国民个人信息安全?

城市资讯:谁来保护国民个人信息安全?
作者:路正初  发布日期:2018-08-30   浏览:190

  肖飒    2017年3月20日最高国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12次会议、2017年4月26日最高国民***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

  2017年3月20日最高国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12次会议、2017年4月26日最高国民***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63次会议审议通过《最高国民法院、最高国民***关于办理侵犯国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标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《解释》),该解释是对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在实践中可能存在的适用标题所进行的说明解释。

  随着信息网络技巧不断发展,信息网络成为每个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它拉近人与人之间的间隔,但是也使得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变得愈加便捷。因此,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在社会生活中开始被频繁适用,适用过程中一些实践疑难标题随之显露。该解释的出台正是为懂得决此类标题,更好保障信息网络环境下的国民个人信息安全。

  与此同时,为了切实有效把握《解释》的基础精神与主要内容,最高国民***从近年来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办理的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犯法”案件中,选取了韩某等范例案例发布,以期结合实践案例使得《解释》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更加有效公平。

  在此,笔者选取最高检发布的6个范例案例之中的一个进行分析,以期通过案例,说明《解释》的颁布对于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在实践运用产生哪些影响。

  基础案情

  2015年3月至2016年9月1日间,被告人郭某某利用其原在某信息技巧服务公司工作方便和通过QQ***换等道路,非法获取楼盘业主、公司企业法定代表人及股民等姓名、电话、住址及工作单位等各类信息共计185203条,上传存储于“XX微云”账户。后通过QQ群发布信息,将上述非法获取的国民个人信息出售他人,从中非法获利国民币4000元。

  2016年9月30日,厦门市思明区国民***以涉嫌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对郭某某批准逮捕。12月30日,以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向厦门市思明区国民法院提起公诉。2017年1月11日,厦门市思明区国民法院以犯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判处被告人郭某某有期徒刑七个月,并处罚金两千元。

  此次最高国民***发布6个范例案例,从以下角度,即国家工作职员利用职务方便非法获取国民个人信息出售,构成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的,应当从重处罚;特殊主体将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获得的国民个人信息出售,数目达到一般主体立案追诉尺度一半以上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;利用恶意程序批量非法获取网站用户个人信息的,构成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等,对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,作出了较为详尽的解释。

  本案则是从“将在供给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国民个人信息出售、供给应他人的,构成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这一角度对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犯法进行的阐述。

  司法实践

  我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罪”规定:违反国家有关规定,向他人出售或者供给国民个人信息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;情节特别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违反国家有关规定,将在履行职责或者供给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国民个人信息,出售或者供给应他人的,按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;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国民个人信息的,按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。单位犯前三款罪的,对单位判处罚金,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职员和其他直接责任职员,按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。

  本案中,郭某某原任职于某信息技巧公司,在其工作过程中接触并获取了大批的国民个人信息,包含姓名、联系电话、家庭住址、工作单位等信息,并将其所获取的大批国民个人信息传输于个人网络存储账号,辞职后利用网络聊天软件进行了此类信息的交换,并以牟利为目的出售。

  根据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款的规定:“违反国家有关规定,将在履行职责或者供给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国民个人信息,出售或者供给应他人的,按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。”可以看出,我国刑法对于在供给服务、履行职责等从业过程中取得国民个人信息,再出售给他人的行为有着更为严厉的规制,这是由于此类行为有着更大的社会危害性,会造成更坏的社会影响,因此刑法对此类行为规定了相对于一般的“侵犯国民个人信息犯法”行为更为严重的刑事后果。

  刑法手段保护信息安全

  另外,除了符合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款的规定,根据《解释》第四条的规定,违反国家有关规定,通过购置、收受、交换等方法获取国民个人信息,或者在履行职责、供给服务过程中收集国民个人信息的,属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三款规定的“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国民个人信息”。那么,是否可以引申考虑?在本案中,即使郭某某并未有将其收集的国民个人信息供给、出售给他人的行为,而仅仅是实施了其职务过程中收集大批的此类信息,并为其个人而保留的行为,,按照《解释》的相关规定,其行为也是符合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的规制区间,应当定罪处罚的。

AI智能 大数据 物联网 新科技 城市资讯
Copyright © 2012-2018 版权所有  亚洲城娱乐_亚洲城国际娱乐_ca88亚洲城游戏官网 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1 | 网站地图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