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AI智能 > 人工智能背后有群数据“搬砖工”

AI智能:人工智能背后有群数据“搬砖工”
作者:妫恺乐  发布日期:2019-01-02   浏览:105

济南市章丘区香港街附近的财富大厦内一个二十几平米的房间里,七八个年轻人坐在电脑前,不断敲打点击着键盘与鼠标。他们是数据标注员,他们建筑的大厦叫人工智能。人工智能

济南市章丘区香港街附近的财富大厦内一个二十几平米的房间里,七八个年轻人坐在电脑前,不断敲打点击着键盘与鼠标。他们是数据标注员,他们建筑的“大厦”叫人工智能。人工智能是当今最前沿的技术之一,英文简称AI。出乎意料的是,人工智能光彩炫目的另一端,是大量年轻人组成的“新型流水线”,从事着繁琐、机械、枯燥的数据标注工作——他们戏称自己为人工智能的“搬砖工”。 实习生 王远 孙倩 记者 陈晨 摄

人工智能背后有群数据“搬砖工”

 

一间二十几平米的房间内,几名年轻的标注员正在进行数据标注

 


  人工智能是当今时代最前沿的科学技术之一,英文简称AI。


  在大众的眼中,人工智能高深莫测:有时它化身驾驶能手,在路况复杂的城市中自动巡航;有时它变为围棋圣手,接连战胜人类的强者;有时它又成了警界神探,在明星的演唱会上,于万千歌迷中,一眼识出逃犯……但人们可能想不到的是,人工智能光彩炫目的另一端,是大量年轻人组成的“新型流水线”,从事着繁琐、机械、枯燥、重复的数据标注工作——他们戏称自己为人工智能的“搬砖工”。 文/图 实习生 王远 孙倩 记者 陈晨



  数据是“喂”出来的 


  位于济南市章丘区香港街附近的财富大厦外围正在整修,一排排的脚手架耸立四周,建筑工人们来回忙碌着。在大厦内一个二十几平米的房间里,七八个年轻人坐在电脑前,不断敲打点击着键盘与鼠标,也在扮演着与外面建筑工人类似的角色。他们是数据标注员,他们建筑的“大厦”叫人工智能。 


  这是财富大厦内的一家数据标注公司。今年23岁的山西人马俊(化名),是这家公司的创办人之一。“和人一样,人工智能并不是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。”马俊说,“人工智能是需要人来教的。” 


  马俊随手指着面前的茶几举例说,就像这个茶几,和教小孩子一样,机器要认识茶几,需要不断有人教给它,让它知道这个叫做茶几。马俊说,人工智能比小孩子要难教多了。“小孩子可能只需要几个例子,就明白了什么是茶几,以后见到茶几就会认识。机器如果想认识茶几,需要成千上万张带有各种样式茶几的图片数据,都需要人工进行标注,打上茶几的标签。”此后再经过各种数据处理、算法加工,让人工智能机器经过深度学习后,最终才能认识茶几,“并且,人工智能还需要反复学习,如果出现新型的茶几,而不加以标注,当下的人工智能可能还是不认识。” 


  数据越多,机器越智能,马俊说,“AI是大量的数据‘喂’出来的”,给AI加工数据“食物”的人,就是数据标注员,“他们也可以说是人工智能的启蒙老师。”



  背后的人工作业


  目前,马俊和他的团队正在做一个语音标注的项目。“很简单,就是有很多视频和音频,标注员听着语音,然后把听到的转成文字。”马俊说,目前很多移动软件带有语音转文字的功能,这也是人工智能的一种,“前期工作就是语音标注。”


  马俊介绍,数据标注领域包括标注图片、文本信息、语音、视频等,其中图片是目前需求量最大的一块。


  在离马俊所在公司200多公里外的济宁市任城区,有多家主做图片类数据标注的小型公司,其中一家正在做无人驾驶汽车的道路数据标注,刘洋(化名)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。


  “除了建筑楼房不需要标注,正常开车在路上看到的东西,都要标注出来。”刘洋说,包括十字路口、高架桥、隧道、栏杆、垃圾桶,还有行人、车辆、红绿灯、指示标志、禁止标志等都要标注出来,“我们行内人管这种图片标注叫画框,就是把图片上的物体用鼠标拉一个方框。”


  据刘洋介绍,他们标注的图片都是科技巨头公司派出数据采集车,在城市里不断拍摄得来的,“图片场景类似于地图搜索里的全景地图。”“济宁城区做无人驾驶图片标注的还有两三家。”刘洋说,他还有一个朋友在做人脸识别的标注,“那是一种描点标注,需要在眉毛、眼睛、鼻子、耳朵、嘴巴等关键点描上标记点。”



  流水线重复“搬砖”

AI智能 大数据 物联网 新科技 城市资讯
Copyright © 2012-2018 版权所有  亚洲城娱乐_亚洲城国际娱乐_ca88亚洲城游戏官网 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1 | 网站地图2